资配易张家林

大神热晕在跑道发誓雪耻 自建48°桑拿房特训:再穿上老妈的夹克

资配易张家林2020-05-30 21:20:41

 

资配易张家林1956年墨尔本奥运会50公里竞走决赛,这一天酷热难当,唐-汤普森毕生难忘。

作为夺金热门之一,汤普森按部就班,保持着自己的节奏。然而抵达最后一个补给点时,意外发生了,他没有找到自己的专属饮料。酷日当头,他的运气,还有身体里的水分,一起蒸发了。

“身体脱水时,我还排在第五位。”汤普森回忆,“路上画了蓝色的线条为我们指路,后来我发现那条线不是直的,而是变成了蛇形。大约45公里的时候,那条路迎面走来,好像变成了一堵墙。其实,我是在慢慢倒地。摔倒后,我试着爬起来,但是无能为力,后来被救护车拉走了。”

这个结果多少有些意外,汤普森是当时英国最强的选手,而50公里竞走是英国的传统优势项目,1932年和1936年两届奥运会D.W.格林和H.H.惠特洛克先后夺得金牌。

资配易张家林让汤普森难以接受的不是冲金失败,而是中途退赛,他参加过很多距离更长的比赛,从来没有出现这种情况,因为耐力是他最引以为傲的天赋。

资配易张家林最早汤普森练的是越野和公路跑,成绩平平,1951年一次比赛他弄伤了跟腱,有一段时间甚至无法伸直双腿。为了保持健康,汤普森偶然参加了一次5英里竞走比赛,轻松获胜,从此开辟了一片新大陆。

资配易张家林接下来几年,汤普森开始参加10英里的比赛,直到1954年4月的米德尔赛克斯锦标赛,他才脱颖而出。完成20英里的比赛后,汤普森发觉赢得冠军容易得有些可笑,更大的收获是,他发现自己最大的天赋是耐力而不是速度,10英里的比赛根本没机会,20英里则变得很有竞争力,到了50英里的级别,基本上找不到对手。

第一次参加伦敦到布莱顿的53英里比赛,汤普森获得了第二名,此后八届比赛,他再没有让冠军旁落。有一次,汤普森夺冠后回到酒店,洗漱换衣服,然后返回终点线,为冲刺获得第三名的弟弟鼓掌。

资配易张家林1957年,汤普森完成了这项赛事的八连冠,并以7小时35分钟12秒创造了该项赛事的最好成绩,直到2003年最后一届比赛,也没人能打破这个纪录。

资配易张家林42°,自制桑拿房里的特训

作为常胜将军的汤普森,墨尔本高温下的失利一直让他耿耿于怀,获得罗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后,他下定决心,不能以同样的方式失败第二次。

资配易张家林那个年代,即使是世界冠军,也得养家糊口,放弃工作专职训练并不现实。汤普森从事的行业是火灾保险,没办法去气候接近罗马的地区进行适应训练,只能在家想办法。

罗马奥运会的竞走比赛在傍晚举行,不过汤普森预测天气还是会很热,于是在父母家中模拟了罗马的湿热环境,把浴室改装成桑拿房。

“墙上有一个电暖气,不过还是不够热,后来我用毛巾把门和窗户封死,买了一个瓦洛尔牌的炉子,蒸笼和水壶都装满热气腾腾的开水,然后把暖气开到最大。”汤普森回忆。

用这种土办法,浴室的温度可以达到48摄氏度,汤普森每次只能坚持半个小时。“那时我总觉得头晕,”汤普森说,“我琢磨,罗马不可能这么热,不过这对我有好处。过了几年,我才意识到,头晕不是因为太热,而是炉子用石蜡做燃料,产生了很多一氧化碳。那时候我一点也不担心,只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到了极限。”

资配易张家林这样的训练每周三到四次,汤普森习惯安排在凌晨四点,这样不会影响日常的工作。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,汤普森还会穿上运动服,甚至套上妈妈的夹克。

显然这不是一个合适的训练场所。浴室很逼仄,小到汤普森无法弯腰触摸自己的脚趾,只能原地踏步。

“罗马可能是我获得奥运奖牌最后的机会,”汤普森说,“我不想再被救护车拉走,桑拿训练法看上去很古怪,不过毫无疑问,对我帮助非常大。”

资配易张家林除了桑拿训练法,汤普森依然坚持传统的训练,奥运会开始前三周,他独自前往英国湖区。那是让汤普森满血复活的一个星期,除了完成150英里的训练量,他有大把的独处时间,展望罗马的前景,思考哪些对手可能对他产生威胁。

资配易张家林“我做了很多白日梦,算是一种自我催眠。”汤普森说,“反过来这些幻想也能增强意志,提升士气,让我变得高度兴奋,而去罗马的时候我已经非常放松了。”在罗马的四天时间里,汤普森过得很惬意,不是躺在床上,就是窝在酒店外面的躺椅里乘凉,最消耗体力的活动就是去饭店吃饭,他几乎只做了一件事——耐心等待。

资配易张家林31°,“米老鼠”的奥运决赛

资配易张家林决赛当天,罗马的气温31摄氏度,跟汤普森家中的浴室相比,就像秋天一样凉快。

然而和竞争对手站在一起,身高只有1米65的汤普森一点没有冠军相。这位保险职员戴着墨镜和白色遮阳帽,为了防止晒伤,他的妈妈在帽子后面缝了一块手帕,意大利记者叫他“米老鼠”。

汤普森的技术动作和穿着一样另类,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很烂,身体前倾严重。”

在大多数观众看来,“米老鼠”不仅滑稽,还有点可怜,因为比赛一开始汤普森被甩到最后一名。

资配易张家林“发令枪一响,他们在体育场里飞奔,向观众炫耀。”汤普森说,“我还是保持自己的节奏,最后一个离开体育场。不过他们很快就慢了下来,一英里左右时我赶上了大部队。20公里过后,我已经排在第五位,咬住了前面四个运动员,不过我觉得节奏还是太快。接下来该怎么办?我拿不定主意。”

就在这时,命运的天平倒向了汤普森,领先的四个运动员中,两个被罚出场,另外两个因为炎热的天气无法继续坚持。

资配易张家林就这样,汤普森成了领跑者,他的竞争者变成了即将年满41岁的约翰-永格伦,这位老将12年前曾在伦敦奥运会夺冠。两人之间曾经非常接近,直到永格伦在补给点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,汤普森逐渐拉开了距离。

资配易张家林体育场内的观众伸长脖子,屏住呼吸,等待领跑者入场,最终他们看到一个穿着白衣的小个子穿过黑暗的甬道,走进温暖的阳光里。

资配易张家林“当我进入体育场的时候,领先了大概100码左右。”汤普森说,“我没有回头看,不过根据观众的欢呼声判断,永格伦应该没有落后太多。”

卫报记者约翰-罗达这样描述当时的场景:“带着遮阳帽和墨镜的小汤普森率先入场,最后的四百米,他精神抖擞,神采奕奕,仿佛这是一次乡间午后的散步,而不是奥运会的终极考验。进入最后的直道时,现场所有英国人扯着脖子嘶吼,他的臀部左右摆动,像游泳一样不断摆臂,他一直盯着脚面,小心翼翼,确保脚掌没有离开地面。”

资配易张家林这是汤普森人生中最重要的100码,他觉得这段距离就像是完美画卷的最后一笔,直到那一刻,这场比赛才真正击中他的内心。

资配易张家林“后25公里,就像是我和永格伦的个人决斗,我必须击败他。”汤普森说,“直到观众们陷入疯狂,我才突然意识到,天哪,一切都是为奥运金牌准备的。”

4小时25分30秒,汤普森冲过了终点,创造了新的奥运纪录,这个成绩比永格伦快了17秒。冲线过后,汤普森径直离开跑道,就像急着去赶公交车,他可能一时无法接受现实,经历四年的艰苦训练后,终于成了奥运冠军,拿到了二战后英国第一块田径金牌。

汤普森有写日记的习惯,内容简洁,通常只有一行。1960年9月7日,夺金这一天,他破天荒地写了两行。

71岁,人生的最后一场马拉松

成为罗马奥运会唯二夺金的英国运动员,再加上桑拿房训练的传奇故事,汤普森回国后人气飙升。

资配易张家林英国体育记者协会将汤普森评选为1960年最佳运动员,他是唯一一位获此奖项的竞走运动员。杜莎夫人蜡像馆收藏了他的蜡像,尽管他觉得一点也不像。

“不管是穿衣还是运动,我没有一丁点时尚感。”汤普森说,“不过在1960年英国公众渴望金牌,他们甚至不在乎到底是什么项目,所以我一夜之间就成了名人。”

罗马奥运会之后,汤普森的生涯又延续了四十多年,1962年欧锦赛他获得一枚铜牌,1964年东京奥运会,他的成绩比罗马快了3分钟,然而竞走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他只获得了第十名。

资配易张家林没有了夺牌的能力,汤普森却从未丧失比赛的欲望。1991年,58岁零89天的汤普森代表英国参加了在法国巨星的200公里竞走比赛,成为英国历史上最年长的田径运动员。

除了竞走,汤普森开始尝试马拉松。1983年萨尼特马拉松,汤普森在终点前2英里不慎摔倒,锁骨骨折,他坚持跑完全程,然后用一只手开车,到家后才让妻子麦琪送他去医院。从医院回来,汤普森惦记着第二天一早继续训练,可是妻子拒绝早起给他系鞋带。后来,他想了一个办法,让妻子系好鞋带,然后穿鞋睡觉。

“我想我可能有强迫症,”汤普森说,“不过偶尔,训练或者比赛的时候,会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,头皮发麻,就好像脑袋要起飞一样。那是一种纯粹的喜悦,就像第一次听勃兰登堡协奏曲一样。”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© 2015-2020 文安期货配资 网版权所有